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武当派张三丰的疯言疯语

IT、游戏产业双料时评人张书乐

 
 
 

日志

 
 
关于我

80年代生人,张书乐,人送外号武当派张三丰,即一个姓张的无党派人士,每天发三次疯。与书结下不解之缘。在博客中国开过专栏,侥幸成为他们的热门作者。做过几年记者,玩过电视、报纸,作过香港文汇报驻湖南记者,也当过地方小报的编辑,反正聊胜与无巴,欢迎约稿。 QQ:5947844 邮箱:zhangshuyue@163.com 本博客所有文章版权均属于作者张书乐,转载请注明作者,此致敬礼!

网易考拉推荐

享受青海湖的寂寥  

2011-07-06 08:38:35|  分类: 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张书乐

 

孤傲的沙鸥和寂寥的湖面,午夜梦回之时,依旧难以忘记那一汪蔚蓝的青海湖。也是去年的这个时节,在甘肃游览完之后,直接驱车跋涉奔赴青海湖,尽管路途劳顿,但依然没有降低我对青海湖的浓郁兴趣。我斜躺在旅游巴士的靠背上,静静的半梦半醒式的陶醉于沿途的风景,正应了佛经里的那句话“如梦亦如幻、如露复如电,应作如是观”!

 

文成公主的苦难行军

只不过这车开得委实慢了点。没办法,高原地带,汽油根本无法充分燃烧。不过这也有一个好处,就是让我能够更好地饱览沿途的蓝天白云雪山草地。或许是在株洲这个南方的重工业城市生活了三十年了,对久违了的蓝天白天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三个小时的车程,似乎很快就在雪山草地的梦幻之中消磨无影。

这恰恰是当年文成公主进藏的路线,在中途,导游或许是看见乘客一直有点高原反应,没有过多的做讲解,也就没有破坏我一路的游兴。只是在一个山顶之上,导游要求司机停下车来,然后告诉我们,这个山口过去之后就是藏区了。也是当年文成公主的送亲护卫部队最后的终点,接下来就是松赞干布大人的军队护驾了。

怀着对那段传奇婚姻无比崇敬的心情,我和一干人等齐刷刷的跑到车下,果然是非同凡响,这山口的风,真如刀割一样,一阵阵地从身边切过。短短一分钟,我就发现自己手上裸露的皮肤上开始出现了细细的白色纹路,就如龟裂的土地一般。

再想想当年,文成公主进藏,其实真的是一场苦难行军,别说强烈的高原反应会让这位在长安城里长大的宗室女子,就是这一路上的颠簸,在当时交通工具极不发达,道路坎坷不平的时代,在就连我这样的男人,也难以抵受的寒冷之中,进入完全陌生的另一个世界,自然不可能如我等般在空调车中安逸的看着风景,只能躲在在宽大的婚车之中,颠簸着、憧憬着、惧怕着、渴望着,去和贴身宫女探讨着过去那些和亲公主的幸福和不幸,时不时的挑开帘子,看一看沿途在风中飘荡的经幡。

为了一个神圣的和亲二字,成为了唐太宗这个天可汗送给松赞干布的“礼物”,文成公主是幸运的,她幸运地嫁给了一个珍惜她的英雄,而她也用她的美丽和智慧在青史上留下了芳名,可更多和亲的公主呢?或许只能如同昭君出塞一样,怀抱琵琶,用“意态由来画不成,当年枉杀毛延寿”这样词句来纪念自己被出卖的婚姻和幸福。

 享受青海湖的寂寥 - 张书乐 - 武当派张三丰的疯言疯语

审美疲劳与视觉冲击

随后的一路视乎很平淡,蓝天白云雪山,接连几个小时,都是如此,连个人影都看不见,这样的美景看多了,人很快就审美疲劳了,很快,我和周公的约会开始了。

几乎在落枕和感冒即将降临之时,终点站青海湖到了,走下大巴,一望无际的湖水,完全有海的胸怀,这个中国最大的内陆湖兼咸水湖,又名“库库淖尔”,即蒙语“青色的海”。却完全不同于我这个湖区长大的人所见到的湖。

同行的人突然唱起了《八百里洞庭我的家》,突然一阵感伤,今时今日的洞庭湖,从我有记忆开始,在围湖造田的盲目开发之后,早就没有了八百里的传说。尽管有时还能烟波浩渺,但决不壮阔。青海湖,这片还没有被人类深度污染的地方,这青色如海的湖水,远处依稀可见的雪山,湖面上不时掠过的沙鸥,给予我的视觉冲击,强烈得动人心魄。

向青海湖走进,一个藏族小姑娘抱着一只小羊总在围绕着我们,时而前时而后,当我们开始停下来拍照的时候,我终于知道了她的目的,她开始询问我们,是否愿意和她还有她的小羊一起拍照,言下之意自然不用明说,看着她被寒风吹的通红(或许是高原红)的脸蛋,和她怀抱里瑟瑟发抖的小羊,我们都忍不住怜惜之心,将口袋里的糕点、糖果和一些零钱都掏了送给她,但没有人留下来拍照留念。

享受青海湖的寂寥 - 张书乐 - 武当派张三丰的疯言疯语 

幡动?风动?心动

终于走进了青海湖,湖水给我们的震撼依然强烈。沿湖所见,白塔、经幡随处可见,特别是那些被叫做风马旗的经幡,那些方形、角形、条形的小旗被有秩序地固定在绳索之上,在大地与苍穹之间飘荡摇曳。导游看出了我们的疑惑,忙不迭的解释道,这些作为藏传佛教所独有的物件,小旗上密密麻麻写满了经文,风吹动一下,等于诵经一遍,如此可为人祈福颂德……听罢解释,我没有联想到摇着转经筒的藏族善男信女,而是思绪跑到了我在韶关龙华古寺里见过的六祖慧能,作为禅宗宗师的他曾用“风动?幡动?心动尔!”这一偈语,开启佛教全新境界,此刻,这种“说不得”的禅宗顿悟似乎开始在我自己心中荡漾起来。

此刻,导游突然一改一路上的沉默寡言,开始和我们推销起宗喀巴来,这位黄教的创立者在青海这块故土,留下了很多的踪迹,在之后的行程中,确实每到一个黄教的寺庙,就会听到一段关于宗喀巴神迹的讲演,相对于慧能来说,我对宗喀巴所知甚少,但有一点可以在导游的言谈中体现出来,那就是崇拜,如同神佛一样的崇拜。但在我的印象中,他最让我感觉到给力的是他对皇帝的拒绝,永乐六年(1408)六月,明成祖派大臣四人,随员数百人,迎请宗喀巴到北京,却被他婉言辞谢。须知这位明成祖可以说是古代暴君排名前十的大人物,最后只是让大弟子释迦智到京,和明成祖说了几段佛法了事。明成祖希望用宗喀巴的影响力来控制藏区的如意算盘算是落了空。

远离导游的絮叨,我独自一人走到湖边。这蔚蓝的湖面和天空似乎融为了一体,而犹如女子的眼泪一般,静静的、淡淡的,留下一丝哀伤。当沙鸥划过湖面,经幡在风的诵读下飘荡不休,一股悠长的思索划过心头,失去的爱恋、久违的情感都如电影般在眼前飘过。心动了,回归自然,远离尘世,真的让人心动……

 享受青海湖的寂寥 - 张书乐 - 武当派张三丰的疯言疯语

远离尘世享受寂寥

在湖边,星星点点的几个藏民正在那里行五体投地的大礼,在寒风和烈日下,对于藏族服饰的疑问也豁然而解。一半是阳光、一半是寒风,向这阳光的半边身子是在夏天,当然肉坦之为佳,另外半边置身于雪山飘下的寒风之中,则处在冬日,非棉袄所不能御之,这种随时随地的冰火两重天,让其服饰是棉袍型可轻易拆解装了。但对于服装的研究只是一瞬间,更多的是对他们虔诚的感叹,人活着有信仰,才能前行,有信仰,才能有灵魂,不管信仰什么,都值得我们去五体投地跪拜之。

 瞧这一抔净水,深邃而不见影踪,伴着高原雪山上袭来的凉风,将人的身子吹凉,却将心捂热。把一切不愉快的往事丢进湖水中,换一个自己,重头再来。或许当年文成公主也是如此,远离了都市的繁华和喧嚣,进入了这一望无垠的湖面上,或许她也如我们如今一样,泛舟湖上,在桨声灯影之中,觥筹交错之际,深入到一个陌生且神秘的文明里,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吧。起码我在此刻,泛舟湖上,天人合一的感觉已经浮现出来了。或许米拉昆德拉说的生活在别处,就是这样一个道理吧。

“别在那一旁发呆了”,同行的朋友对我肩头的重重一击将我从遐想中拉回了现实。“湟鱼来了,这可是一年长一两,十年长一斤的名贵菜肴啊”朋友一连串近乎广告语般的连珠炮并没有勾起我的食欲,因为我根本不喜欢吃鱼。继续去畅想寂寥,可五脏庙此刻却受不了寂寥,需要祭祀一番了,再一看桌面,除了鱼就是点野果,没别的可吃。没法子,吃上两口胡乱糊弄下吧,还真不错,果然是高原产品,无污染无公害纯天然,肉味自然没的说。连我这不吃鱼的人,最后也忍不住多吃了几筷子。 

继续回归湖面吧,继续享受那久违的孤独,突然想到了一首诗,和此时的心绪恰如其分——“寒鸦飞数点, 流水绕孤村。斜阳欲落处,一望黯销魂。”

  评论这张
 
阅读(5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