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武当派张三丰的疯言疯语

IT、游戏产业双料时评人张书乐

 
 
 

日志

 
 
关于我

80年代生人,张书乐,人送外号武当派张三丰,即一个姓张的无党派人士,每天发三次疯。与书结下不解之缘。在博客中国开过专栏,侥幸成为他们的热门作者。做过几年记者,玩过电视、报纸,作过香港文汇报驻湖南记者,也当过地方小报的编辑,反正聊胜与无巴,欢迎约稿。 QQ:5947844 邮箱:zhangshuyue@163.com 本博客所有文章版权均属于作者张书乐,转载请注明作者,此致敬礼!

网易考拉推荐

为什么辣么多虚拟歌姬,只有初音未来、洛天依赚到钱了?  

2018-05-21 15:01:54|  分类: 产业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洛天依和和京剧名家王佩瑜,3月31日央视的文综节目《经典咏流传》上同台献艺后。

我就知道大事不好了。

倒不是说洛天依唱的那段《明月几时有》水准如何,而在于洛天依其人,本就不是人,而是一个虚拟偶像。

也有人说应该更精准叫做虚拟歌姬,但偶像这个概念其实涵盖更大。

这一次,她在央视这个有独特背景的节目和场地亮相,本身就带有了一种官方认证的味道。

可以预见的是,至少在未来半年或一年内,虚拟偶像这个风口就将成为舆论的焦点。

只是,生于二次元的虚拟偶像真的能在人世间站稳脚跟吗?

虚拟偶像为什么红?Ta满足了一种迫切

世界上最有名的虚拟偶像,叫做初音未来。

她的成名经典,则是一曲翻唱自芬兰波尔卡舞曲的《甩葱歌》。

简单来说,同样在二次元世界里的虚拟偶像,比如初音未来、洛天依,与二次元里的那些经典虚拟形象,如葫芦娃、变形金刚、美国队长,还是有本质的区别的。

或可以同现实世界(三次元)里的演员和出演的影视角色一一对应,虚拟偶像近似于真实的人,而虚拟形象则只是影视角色,停留在平面(图书、荧幕、屏幕)之上,可以由虚拟偶像来进行角色扮演。

3.jpg

当然,目前似乎还没有出现过虚拟偶像再出演虚拟形象的事情,毕竟本身就已经够虚无的了。倒是在许多展现三次元的影视剧、文综节目和各种舞台上,频频出现了虚拟偶像们的客串身影。

结果很简单,没见过虚拟偶像的三次元人群很惊艳;而对虚拟偶像有充分情怀感的二次元粉丝们,则很欣喜。

前者的惊艳,在于原来歌手还可以这样登场,电子技术模拟出来的电音也可以这样好听;后者的欣喜,在于终于不用在二次元的世界里,和同样小众的小伙伴们一起孤芳自赏了,这一次,大家都认识了虚拟偶像,也有了认同感。

换言之,虚拟偶像的红火,满足了不同人群的迫切。

对于非二次元人群来说,这种迫切来自于异化,需要在对常规偶像,尤其是当下小鲜肉成风的审美疲劳细啊,有一个破局,显然,来自二次元的Ta,给出了一个很惊喜、惊艳和让人惊讶的登场。

至于二次元粉丝,迫切渴望主流社会的认同,虚拟偶像就是他们的一块敲门砖,没什么好说的。

反正,蜘蛛侠、黑猫警长、圣斗士星矢这些虚拟形象,不管是画出来,还是演出来,或是真人扮出来,主流社会依然还是当他们有点“小儿科”。

但是,当3D全息投影技术、音乐虚拟合成软件,以及来自P主们(拥有作曲、作词、编曲、混音、调音、PV制作、绘师等能力的人)原创出来的歌曲,汇集而成,进而能够如现实歌星般在现实场景下登台献唱时,黑科技“带感”来袭所形成的感官冲击,则不再小儿科。

无怪乎,从2011年第一个国内虚拟偶像东方栀子出现,到2017年末合计为26名国产虚拟偶像阵容中,有14个都是2017年突然诞生的。

商机,一个并非为情怀而生的商机,虚拟偶像生育高峰的唯一解释。

谁会去追逐这个虚幻的影子?

但这样的新鲜感,或许仅仅能够维持几个季度。

毕竟科技还没有达到让人惊艳的快速迭代速度上来。一旦没有了黑科技的加持,也就很快又会回归到二次元粉丝的那种小众情怀世界中去。

毕竟,哪怕是真实偶像的热度,往往也只是“年份酒”,又何况看得见、摸不着的虚拟歌姬呢!

真正能够形成长期黏性的,其实是虚拟偶像的创造物,或者说是过去二次元的虚拟形象所极少形成的一种文化产品——歌曲。

5.jpg

其实,从2007年第一个虚拟偶像初音未来诞生伊始,整个虚拟偶像界的人设都是偏重于歌手,或者还可以缩小为歌姬。

这不得不提到虚拟偶像的一个主要生成工具——Vocaloid,雅马哈公司的这一软件主要功能就是音乐虚拟合成,当然,必须要借助专用的音源库。因此,初音未来也好,洛天依也罢,本身真实存在,其实就是一个自具特点的声音。

接下来,就是P主们根据自己的创意,将虚拟偶像变成一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

但也有一个小问题存在,由于是一个音源库,所以即使有了一个具体形象设计而出现的洛天依们,本身其实都是没故事的人。

这使得她们和有过往的真实偶像,以及作为故事人物出现的虚拟形象比起来,更像一个泥娃娃。除了不用考量现实明星的人设崩塌外,也往往除了歌曲以外,其他的所有设定都需要粉丝们自行脑补。

其结果,是这样的设定,除了有技术的P主们外,粉丝们也可以参与到偶像的人设之中:如用单曲名《世界第一公主殿下》作为昵称的初音未来;有洛殿、洛神、吃货大人、世界第一吃货殿下等多个昵称的洛天依……

此外,众多围绕虚拟偶像展开的粉丝自定义故事,也成为了一种保持黏性的追星方式。当然,这本质上也是二次元粉丝同人文化的一个变种。

6.jpg

可无论怎么折腾,已经开始打破二次元壁、进入三次元世界的虚拟偶像们,其主要影响里,却还被锁定在了二次元粉丝身上。

这让整个国内虚拟偶像阵营,在截止去年年末,只有洛天依一人盈利。

尽管每谈起虚拟偶像们,总会有人率先拿出初音未来堪比日本偶像团体AKB48的年收入来论证其前景广阔。

问题是,哪怕是二次元文化极度盛行的日本,真正特别成功的虚拟偶像,往往也就这一个了。

让虚拟偶像活起来,这才是正确姿势

在《经典咏流传》上,节目组其实是玩了一个小花样的。如果直言,则是忽悠了观众一把。

在节目中,主持人撒贝宁怂恿洛天依向王佩瑜学唱一段京剧,而虚拟的洛天依和京剧名家王佩瑜之间竟然就此还能展开一段问答互动,且最终现场学唱了4句《空城计》……

这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在演出,或者说拥有人工智能且应答如流的虚拟偶像。

但实际上呢,虚拟偶像本身并不是一个人工智能的关联体,洛天依的应答和现场学艺,更多的应该是一种提前录制、录音的“伪装在现场”。

8.jpeg

这样的玩法,其实在虚拟偶像登台的那些需要即时现场的演唱会、综艺节目以及品牌推广活动上,都有出现过。那么换个角度思考,本身不具备故事、也缺乏人性,仅仅靠一根电音“声线”黏住粉丝的虚拟偶像们,如果具有了人工智能又会如何?

这并不是一种随意的脑洞大开。

从技术端产品入手,利用AI+语音合成引擎的模式来降低用户的内容生产门槛,是虚拟偶像的人工智能化趋势。比如东方数智在去年下半年发布了“人工智能偶像全系平台”,并由微软小冰提供技术支持。

这其实是一种场景,类似微软小冰或iPhone上的Siri智能语音控制功能,恰恰都是以人与人之间交谈的社交模式,来完成人机对话的,这也是人工智能的一种实现形式,尽管很多时候还显得很弱智。但如果通过虚拟偶像进行了具象化呢?

一个24小时随时可以交流、问询甚至问路,附带点歌的虚拟偶像,或许就有了一些意思,当然,如果在算上付费音乐什么的,或许就前景又开阔了许多。

此外呢?依然是赋予虚拟偶像人性化的内容,只是不一定非要人工智能这种黑科技,还可以通过类似同人作品的方式,来撰写和“偶像不得不说的故事”、制作有“偶像亲自附体”的周边、挖掘更多“偶像可以从事的职业”,比如演员。

这些,都可以通过官方认证变成正史或野史,然后让这个任人打扮的“芭比娃娃”,除了唱歌卖艺外,还可以尝试更多的好玩的现实场景。

要么死在现实世界里,要么和现实世界融合在一起,好好活着。

有一个美丽的传说,精美的石头,会唱歌……

唱歌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它能给勇敢者以智慧,也能给善良者以欢乐”,才弥足珍贵。

(刊载于《创意世界》杂志2018年5月“乐道”专栏》

张书乐 人民网、人民邮电报专栏作者,互联网和游戏产业观察者

  评论这张
 
阅读(96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